第20章(2/4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天才一秒记住爬书网,www.xpsxs.com,如果被浏览器转码或畅读,内容容易缺失,阅读体验极差,请退出转码或畅读模式。

一个自己喜欢的,以后每天都帮奶干活,三天就能得到一个零食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辉仔跟柱子激动得差点要哭了,以前可是一个月都吃不上一次零食,现在三天就有一个,实在太幸福了。

    胡春丽在一旁看着两个孙子这么开心,也就没有唠叨原芯浪费钱。他们始终是小孩,突然没了父母在身边,心里肯定害怕,如果这样能让他们开心一点,费点钱就费点钱吧。

    晚上吃过饭后,原芯让辉仔跟柱子把自己的作业本拿出来,她给他们检查,让他们把做错或者写得不好的地方改正过来,之后便问他们:“这几天在学校,有没有同学欺负你们呀?”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听完之后,沉默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答案不言而喻,原芯摸了摸他们的脑袋瓜,说:“嘴巴长在别人身上,别人爱怎么说我们管不着,你们只要记住,你们没有做错就行了。如果有同学朋友因为这事疏远你们,那也没关系,这样的人不是你们的真朋友,要不要都无所谓。当然,要是有同学趁机打你们,你们一定要告诉老师,让老师给你们主持公道,可还是委屈了,就告诉小姑,小姑替你们拿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知道了,谢谢小姑。”辉仔跟柱子听得眼睛都红了,忍不住抱住原芯。

    第二天,辉仔跟柱子去上学的时候,原芯也跟着出门去鞭炮原料领取点。

    回来的路上,她远远就看到一男一女从村口往里走。

    本来她对两路人没什么兴趣,可男人一手打着伞给女人遮阳,一手拿着扇子给女人扇风,女人妥妥的女皇风范。

    要是换做是后世没什么稀奇,可现在是七十年代,太阳再晒人也就戴顶草帽,极少会撑伞。而且,这时候的男人大多是大男人主义,哪里有几个愿意给女人又是打伞又是扇风。

    原芯正看着,两人离自己又近了一些,她也渐渐看清了两人的脸。

    男的是沈旭,而女的即使她没见过,也知道是这本书的女主陈微月。

    真是冤家路窄!!!

    在原芯看到他们的同时,他们也看到了原芯。

    沈旭瞧见原芯就心虚,立刻别开眼神当做不认识。

    原芯当然不会往他们跟前凑,正想拐弯回家的时候,突然听到陈微月在喊:“沈旭,我好热啊……会不会把宝宝热着了?”

    这矫揉造作的声音,原芯一听就知道陈微月在说给自己听。

    原主是没有见过陈微月的,但原芯却知道,陈微月见过原主。

    那还是沈旭还没大学毕业的时候,原庆带着原主去省城找他。

    当时原庆听说大学里面的学生很多都偷偷处对象,甚至偷偷睡在一起了。他不放心沈旭,就带着原主去省城找他,给他提个醒,也好让他周围的女人知道,他是有未婚妻的人。

    当然,原庆当时能这么热心,完全是因为等着原主嫁入沈家这个“豪门”,要不然也不会费这个劲。

    那时候沈旭跟陈微月还没有在一起,就是互有好感处于暧昧阶段,但因为原主的出现,让陈微月吃醋闹脾气,最后两人一摊牌,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原主就这么走了个过场,被陈微月暗中发现,成了促使他们关系确立的工具人。

    呵……想在她面前秀恩爱,原芯怎么可能给她这样的机会,她假装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见,一拐弯就跟他们分道扬镳了。

    陈微月看着原芯脸上毫无波澜,犹如一拳打在棉花上,气得牙痒痒的,一转头就看到沈旭盯着她的背影看,她就气不打一处来,冷嘲热讽道:“怎么了?舍不得你那农民头未婚妻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月月你胡说什么,我心里眼里都只有你。”沈旭连忙哄道。

    可陈微月哪有这么好糊弄,一路骂骂咧咧地,直至回到沈家,看到家里的三个长辈都没什么好脸色,随便喊了人就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谁知道回到房间后陈微月直接就气哭了。

    “沈旭,你什么意思,是不是看着我肚子里有馅就看低我,这就是你说的用心准备了一番的婚房?”陈微月看着眼前落魄的房间,眼睛一红,眼泪啪啦啪啦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她本来一点都不想回来沈家村摆酒的,虽然她喜欢沈旭,可她不喜欢农村。可沈旭一直在她面前装可怜,说她妈只有他一个儿子,说什么也要摆酒,否则会被别人看不起,本来他就没爸了。

    陈微月受不了沈旭的软磨硬泡,而且他保证一定把他们的房间重新收拾好,保证给她一间漂漂亮亮的婚房,她才勉强同意。

    沈旭环视了房间一圈,除了打扫干净,床上多了一个枕头,被子换成大红色之外,跟之前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别说陈微月生气,他自己也不高兴,绷着一张脸走出去,语气不爽地问黄勤兰:“妈,你不说给我重新刷一下房间的吗?”

    黄勤兰作为婆婆,新媳妇上门一而再给自己脸色看,儿子也跑来质问自己,她也委屈极了,没好气地说:“你以为我不想刷吗?那也得我有钱呀?别人家娶儿媳就一百块的彩礼,我们家要三百,把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