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(1/3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天才一秒记住爬书网,www.xpsxs.com,如果被浏览器转码或畅读,内容容易缺失,阅读体验极差,请退出转码或畅读模式。

    邵群好几天没吃饭了,一吃东西胃里就烧得慌。

    他也顾不得这种事了,抓着李文逊就说赶紧出发。

    李文逊心里的小火苗蹭蹭往上冒。他从北京过来连一脚都没歇呢,直接跑郊区来拯救失足青年了,现在屁股底下凳子没坐热,就让他再飞回去,不带这么折腾人的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以为航空公司也你家开的,想什么时候有飞机就什么时候有飞机,有种你就跟你老子说你要用军用飞机地毯式搜索你那小情儿去。”

    邵群骂道,“你啰嗦什么,万一他今天回老家了呢,万一他现在就在了呢。”

    李文逊白了他一眼,“他妈的忌日不在这时候。”

    邵群诧异道,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他退学的时候好像是三四月份,他妈是几个月之后死的。”

    邵群继续问道,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以前跟他一个学校的,只要记性好,都差不多能想起来,因为当时临近中考了,老师组织学校的学生给他捐钱。”

    邵群身形顿了一下,坐回了椅子上,“捐钱”

    李文逊抽了口烟,表情有些不自在,“你后来出国了你不知道。他退学是因为他妈住院了,好像是喝酒喝的,瘫了。他不是优等生吗,学校派人去找他了几回,意思是让他坚持,眼看就升高中了,学校可以每个月给他补贴生活费,他到底也没回来,听说天天打好几份工,还借了很多钱,根本没时间学习了。后来学校就组织了一次捐款。说来好笑,他在学校的时候,没人把他当个事儿,他退学了,老师把他的悲惨身世一渲染,反而有人同情他了,争着比谁捐的多。”

    邵群听的身体渐渐冷了下去。

    李程秀当年的事情,他从小周嘴里确实听过一些,当时只是觉得他挺坚强的。但是去调查他的事儿,到底是当时急于把他弄到手,特意做给他看的,哪会真的往深了想,转眼他就忘了。可是现在再从李文逊嘴里听来,十多年前的事了,一个事不关己的事他能记那么久,肯定是印象极为深刻的。

    他听着听着,突然就开始心疼李程秀。

    他越接近李程秀,就觉得自己对他的认识越浅薄。

    他以为李程秀软弱窝囊,李程秀确实没什么男子气概,但他却可以在十三四岁的时候养活自己和瘫痪的母亲,如果换成是娇生惯养的自己,他不敢说自己有这样的勇气和魄力。

    他想起自己总是嘲笑李程秀像娘们儿,他现在才真正觉得,李程秀是个有担当的男人。

    如果他有家人,他或许不能给家人创造多么富足的生活,但是他绝对会不遗余力的负担起每个人的生活,即使他自己跪在地上,也会被别人的重担扛在肩上。

    就像他和李程秀在一起的时候,李程秀没钱没势,却是十分努力的在用他力所能及的方式对他好,对他全心的付出。

    可是自己做了什么呢。

    邵群面上一片灰败之色。

    他把李程秀当成了可有可无的玩物,把他的温柔和爱慕,践踏的一文不值,把他所有对他的好,都当作了理所当然,然后理所当然的挥霍,丝毫不珍惜。

    他突然就有种感觉,他觉得李程秀的离开,也许不仅仅是因为他要结婚,而只是对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报应吧,邵群想。以前他没有想过对李程秀好,只是一味汲取着他的温柔,等到他幡然悔悟,想要对李程秀好的时候,人家已经不要了。

    如今李程秀走的如此坚决,躲避他的决心已经再明显不过,哪怕当初他还心存一点侥幸,觉得李程秀也许对他还有感情,现在也只剩下了一片灰暗的绝望。

    李文逊见他不说话,一看他惨白的脸色,就知道又刺激着他了。

    李文逊叹了口气,“我叫你别急着去,一是我记得他妈的忌日,离现在至少还有两三个月,二是你要自己想想,你就是把人找着了,接下来呢?你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邵群愣了一下,闷声道,“我没想好,但是,我肯定不让他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李文逊哼了一声,“邵群,别说兄弟打击你,他要还愿意跟你,这委屈能不受吗。你结婚了他就跟你掰了,难道你为了他,一辈子不结婚了?”

    邵群微微抬起下巴,眼睛明亮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李文逊一下子从椅子里坐直了身子,讶道,“你真这么打算?”

    邵群撇过脸,“我还没想好怎么把我家那边儿搞定,大不了我就跪大门口绝食,他们反正不能弄死我。”

    李文逊骂了一声,“邵群你他妈疯了吧。你现在是为了他要死要活的,谁年轻的时候没犯过傻,万一过几年你那股劲儿过了呢?万一有一天你看着他又怎么看怎么腻歪了呢?就为着这个跟家里闹翻,你到时候怎么收场?

    邵群面上是浓浓的悲伤,眼神却很坚决,“你不说了吗,我就傻逼这一回,这一回就够我傻逼一辈子了。你别劝我了,你没碰上这么个人,你不知道恨不得把自己心挖给人家是什么感受。”

    李文逊摆摆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